鼎盛彩票-鼎盛彩票网

到了神境也就不再分武道与术法之别

达沙瓦.坤龙。
 
    享誉整个华人圈的东南亚术法大师,也是几位最知名的大降头师中,唯一一位华裔。虽然他身上的华裔血统,可能不到四分之一了。在东南亚华人圈子之中,他一向和周道济并称为两位华人大师级人物。不过与周道济不同,坤龙以诡异的降头术法和诅咒巫术著称,被当地人敬畏的称作‘独龙王’。
 
    阿罗敌知道,独龙王的称号并非乱叫的。
 
    老者的双目其实早就已经失明了,但他眉宇间的第三只眼,却是一门惊天动地的法术,已经取代了双目的作用,可以用另一种视角观看世界,比普通人的眼更加清晰,更加透彻,而且可以迅速释放各种诡异的术法。
 
    曾经阿罗敌向这位老者挑战过,他纵横无敌,可力毙虎豹的铁拳,在老者的那诡异的竖瞳前,却软绵绵的毫无力气。被老者以各种咒法搞得比普通人还要虚弱,最后阿罗敌心甘情愿,拜入老者门下,成为独龙一脉的护法尊者。
 
    “三十年前,我曾经与马来的华人大拳师马彦修一起去港岛,想要占据这块风水宝地。却被周道济术锁九龙,击杀了马彦修。当时的周道济术法与我不相伯仲,我无必胜把握。”坤龙站起身来,赤着脚走在青石地板上,用沙哑的嗓音回忆着:
 
    “我回清迈后,埋头苦修,练成了独眼神术,再次去港岛时挑战周道济时。但当时周道济在九龙山布下了一个非常庞大的法阵,我有把握败周道济,却无把握破他法阵,不得不无功而返。至此已经近二十年了。”
 
    阿罗敌静静听着。
 
    他知道,他现在所听的,可能是整个东南亚术法最高的几位大师之间的隐秘争斗。他们每一个都站在了术法的巅峰,拥有超脱凡人的底牌秘术。
 
    “这二十年来,我不断潜修,术法与日俱增,自思整个泰国除了那位之外,恐怕再无人是我对手,便是周道济,也非我对手。”坤龙淡淡说着。“没想到,我刚刚找出破他法阵的手段,周道济竟然死了?”
 
    “他把我压在泰国三十年,不能染指港岛,现在却死了?岂不是说我这三十年都是白过?”
 
    “老师。”阿罗敌一颤,头几乎低到地板处。
 
    “谁杀的他?”坤龙负手站在独眼龙王的神像下,冷声说着。
 
    “一位华国的武道宗师,叫陈北玄。”阿罗敌恭声道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?”坤龙微微皱眉。“华国的顶级武道宗师,我都听闻过。林踏天、华云峰、青龙、叶南天,甚至包括海外洪门的雷千绝。但却没听过什么陈北玄。”
 
    “老师,他是这一年间刚刚崛起的华国高手。一出道就击杀了雷千绝,据说华国人将他尊称为第一宗师。”阿罗敌一边说着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。
 
    他也是泰国的古泰拳宗师,对于这样强大的武道高手,真是闻之欣喜,迫不及待期望一战。他已经站在了泰国武道界的巅峰,现在能够引起他挑战欲.望的,也只有那些华国的顶级宗师了。
 
    “雷千绝死在他手中吗?”坤龙微微一愣,却没有太在意。
 
    “雷千绝的武道,十年前我曾经见过,虽然强大,但并非我的对手。但这陈北玄能够击杀周道济,实在超乎我的意料之外。”
 
    坤龙昂首,眼中闪耀光芒道:“修习到我等这个境界,都会感应到,神境距我等只剩一步之遥,但这一步之遥,却几如天堑。自古以来,能够跨入神境的,几乎都是我等修炼术法者。武道能入神境寥寥无几,甚至可以说,只有一个罢了。”
 
    “谁?”阿罗敌一愣。
 
    “百年之前,华夏第一高手,林家那位。”坤龙语气前所未有的慎重,字字低沉道。
 
    “东南林家吗?”阿罗敌也深深低头。
 
    林家在华夏名声蛰伏,但在海外却依旧拥有巨大的威慑力。二十年前,林家的大宗师林踏天几乎横扫东南亚,阿罗敌曾经也见证过林踏天的威风。但就是这样一位大高手,都被林家击杀了,可见林家隐藏起来的力量何等恐怖。
 
    “传说,这个陈北玄,似乎是修行的法武合一之道。”阿罗敌迟疑道。
 
    “原来如此。”坤龙点头道。
 
    “可是,我们武道追求的是惟精惟一,最为纯粹,他同时修行武道与术法,岂不是与这规则背道而驰,犯了分心大忌吗?”阿罗敌不解道。
 
    他诚于拳法,几乎将一生都贡献给古泰拳,无论行走坐卧,甚至饮食起居,包括床上作爱,都在践行着古泰拳之道。阿罗敌没法想象,一位登顶武道之巅的大宗师,竟然同时修炼术法。这简直是两条背道而驰之路。
 
    “你不懂。”坤龙背着手,金色竖瞳中闪耀着智慧的光芒道:
 
    “武道先易而后难,所以世间修习武道者远胜于术法。无论是华国的内劲武学,日本的极真空手道、韩国的秘传跆拳道,甚至包括巴西的真传格雷西柔术、印度的古瑜伽秘术,乃至泰国的古泰拳术等等。入门都远比术法容易的多,便是格斗大师级人物的数量,也远多于术法大师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,术法却先难而后易。”坤龙抬头,傲然道:“所以世间术法大师不多,但每一个,最后几乎都能踏入巅峰。神境之‘神’,指的就是‘精神’。数百年来,能够凭借武道入神者,寥寥无几,几乎都是依靠术法之道。”
 
    “是以,无论是降头术、风水术、古巫术、忍术、咒法等等,越修炼到后面越强大,最顶级的术法大师,必然要比最顶尖的武道宗师要强。”坤龙徐徐道。
 
    “故而武者想入神境,到最后,必须在术法中寻求门路。武道修炼到最后,与术法是殊途同归,两者本就是一体的。到了神境,也就不再分武道与术法之别。”
 
    阿罗敌听着,深深的震撼住了。
 
    这些是他数十年生命中,都从来没有听过的秘闻。
 
    原来武道与术法之间,有这么多的关联。他一心埋头修习拳法,却不知道越这样,离神境越远。这些秘闻,恐怕也只有坤龙这样站在当世术法之巅的大师,才能知晓吧。
 
    想到这,阿罗敌不由自主跪在地上,额头顶着青石地砖,恭敬如敬神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能够在阵法中击杀周道济,他的武道与精神,必然已经踏入了人间巅峰。再踏出一步,就能迈入神境,我与他也只在伯仲之间。”坤龙感叹道。
 
    阿罗敌心中除了惊叹之外,还带着一丝丝不服。
 
    他没想到坤龙对陈凡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。同是武者,阿罗敌自思并不比陈凡差多少才是。
 
    这时,突然有赤着小脚,手臂和脚腕中戴着金色手腕的美貌少女走进来,恭敬的道:
 
    “大师,港岛龙家的家主前来拜会您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,看来港岛的大家族坐不住了。”坤龙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老者负手一立,踏出大殿道: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